设为首页 新闻供稿:[email protected]

村干部把持“三线整治”“第三方公司”成最大赢家

2017-03-24 10:44:06 来源:中国软件资讯网

  羊城广州,在世人眼里一直是中国改革开放的“模范城市”:从上世纪70年代末被拍成电影的黄沙水产市场的个体户,到已经开了120届的“广交会”, “非洲之都”,等等,千年商埠给人们的印象一直都是开放和富庶。

  谁能想到,人类进入“网络化时代”的今天,省市政府投入巨资大力改造网络基础设施,以光缆代替铜线、网速提速搞“三线整治”,几大网络运营商竞逐城中村市场的局面被打破,取而代之的竟然是几十上百个由各城中村村干部把持的名堂各异的“第三方公司”,一个开放的大市场被人为分割成了一个个“村寨经济”,由此带来的恶果令人始料不及,却远未完全显现。

  “三线整改”期间,广州市城中村共计数十万用户断网遭受损失

  2015年下半年开始,“三线整改”在广州各城中村全面铺开。2016年“3.15”期间,广东省消委会统计,广州市城中村因“三线整改”

  断网之后网线不能恢复,成为受理的投诉热点。

  周先生是公司白领,租住在天河区珠村居民自建出租屋里。2015年下半年,村里贴出告示要搞“三线整改”,11月份开始,他的网线突然被停掉了,打电话到营业厅询问,被告知在搞“整改”,谁知这么一“整改”,这家网络运营商的网线就再也没能恢复。

  原来,周先生用的某网络运营商的网线,“三线整改”之后根本就没能再次进入珠村,同样没能直接进村的网络运营商还有好几家。“打电话区运营商那里骂也骂过,听说有些租户还去营业厅闹过要求退钱。”受此影响,珠村因“三线整改”断网的用户多达数千户。

  “三线整改”期间,“断网无法恢复”也成了广东省消委会的一个投诉热点,随着“三线整改”全面铺开呈现递增趋势。

  租户原来尚未到期的网络恢复不了了,生活还得继续。之前的网络运营商告诉周先生,员村村里成立了“第三方公司”叫“杰普公司”,租户都要通过这家有村干部背景的公司,才能重新用上网线。

  最终,在断网近3个月之后,周先生向杰普公司申请装了网线。“在珠村,想要上网就要通过杰普公司这一家申请,我们这些租客哪里搞得过村干部?”

  周先生发现,自己通过杰普公司装的网线,网费比之前网络运营商的报价贵了一倍还多。“原本700多元就能搞定的100M套餐,第三方公司现在要收1999元每年,另外还要交200元安装费、花199元买新的光猫。”周先生因此非常羡慕那些还未搞“三线整改”的城中村,可以继续享受优惠的上网费用,而且有多家网络运营商可以自由选择。

  随着 “三网整改”全面铺开,越来越多的广州城中村搞起了名称各异的“第三方公司”,周先生的故事,也在越来越多的城中村,在越来越多的网络用户身上一再重演。2017年年初的一项统计显示,因为“三线整改”,广州市各城中村断网之后原网络未能恢复之用户,仅某大运营商一家的统计数字就高达35.8916万户,几乎所有在广州城中村有业务的网络运营商,“三线整改”期间,均因“断网无法恢复”受到客户投诉,部分网络运营商的名单上了2016年“315”消费者投诉排行榜单、被媒体多次以“断网拒不理赔”等理由曝光。

  强势的“第三方公司”:网线想进村,交出用户资源和经营权

  “我们不是不想赔用户损失,是赔不起。”面对断网用户和媒体指责,一名网络运营商老总满腹委屈。

  “广州城中村各村村干部的强势,没有打过交道,你很难想象。”笔者了解到,在天河、越秀、白云等各个区,很多村里“三线整改”几乎都是同一个套路:先是开一个所谓的村民代表大会,宣布本村要搞“三线整改”,成立一个村干部主导的“第三方公司”,然后就在村里雇人将原有网线剪掉。

  “用户断网,网络运营商就着急,被迫跟村里的‘第三方公司’商谈网线重新入村的问题。”这时各网络运营商才发现,问题远不是当初想象的那么简单。

  “很多村里的‘第三方公司’开出的条件都是十分苛刻:新铺网线建设费由运营商出,交出存量客户,交出经营权,原本的驻村营业厅基本没活干了,村里有‘第三方公司’一家管理就行了。”

  多个网络运营商的负责人均认为,按照一些村里“第三方公司“的要求,各运营商实际上等于全面退出了广州市城中村市场,顶多算是流量批发商和技术服务商的角色,各个“第三方公司”以各村村委会为依托,不出一分钱硬件设备费用,就要强行分割市场,参与分配经营利润。

  在白云区柯子岭村,第三方公司东锋源给多家网络运营商的入场条件是:签5年合同,入场建设费每家50万元,线路产权归东锋源公司所有,每户每月另收10元管理费。因为条件过于苛刻,各网络运营商观望情绪严重,这也导致村里断网用户网线迟迟不能恢复。

  更加令人难以接受的是,像天河区珠村等城中村,“第三方公司”竟然自己铺设了网络,完全把各网络运营商摒除在外。笔者了解到,“三线整改”原本的目的之一就是打击“小私网”,一些城中村“第三方公司”却能在监管部门眼皮子底下搞起“全村一张网”,难道村委会的人搞的“小私网”,就合法了不成?

  因为各城中村”第三方公司“的异军突起,政府期望借助“三线整改”达到降低网费的目的恐怕也要落空了。

  在借助各城中村村委会垄断网线进村的“最后一公里”之后,各“第三方公司”纷纷要求网络运营商提价。如天河区珠村的杰普公司就向某运营商提出,之前该宽带公司一年530元、移动一年360元优惠套餐都不能在该村实施,各网络运营商不得执行低于10M带宽每年990元的标准。

  “第三方公司”垄断城中村网络运营权 “数字广州”有隐忧

  2014年,时任省市领导多次调研广州市城中村,提出“三线整改”目标,其中一个很重要的背景就是,和上海市、北京市乃至省内另一特大型城市深圳市相比,广州市在网络基础设施和光纤普及率方面存在较大差距,全省全市将“三线整改”列入提升城市竞争力、建设“数字广州”的重要战略举措。

  广州市城中村“三线整改”实施以来,因为用户大量断网得不到恢复,遭受损失之后投诉不断,问题大都能够从“第三方公司”垄断、分割城中村网络运营市场这一现象中找到根源。

  市场经济的一大特征就是开放统一,很难想象在21世纪,在数字化时代的广州,各国企、各上市公司,竟然在广州市各城中村遭遇“玻璃房顶”,不得其门而已,被阻隔在城中村之外。这种“村寨经济”本质上是非法垄断、限制竞争,由此滋生出来的种种问题,有关部门不能不加以正视,如不及时纠偏,恐将遗祸匪浅:

  大多数村第三方公司都是因广州市城中村“三线改造”临时拉起来的,至今没有在工商局注册备案,涉嫌非法经营;

  第三方公司限制了竞争,在各城中村形成人为市场分割,大搞“村寨经济”,大搞垄断,妨害公平竞争的市场准则,事实上剥夺了消费者的选择权利,涉嫌垄断经营的同时,也败坏了市场经济环境,使得 “村寨经济”进一步张目;

  各“第三方公司”背后都有村委会甚至所在街道办的影子,涉嫌滥用行政权力、权力寻租;

  管理部门明明知道各”第三方公司“大搞垄断,却回避问题,抛弃了数十万断网的宽带用户,涉嫌渎职;

  更加严重的是,如果任由“第三方公司”肆意分割垄断市场,“数字广州”战略必将深受影响,广州市在“光纤城市”建设方面将会继续落后,城市竞争力大打折扣。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