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新闻供稿:[email protected]

吃穿住不愁的老北京,为啥还要当网约车司机?

2017-03-21 15:13:52 来源:中国社区网

  近些时日以来,网约车行业被共享单车取代了部分热点话题,但作为大时代下的小人物,网约车司机一直不缺话题和关注点。

  除了新政落地引发网约车司机大淘汰这些政策效应外,在司机群体上,也因为地域、第一身份等诸多因素,颇受关注,比如,不愁吃穿住的老北京,有些人是公司老板,有些人是连锁酒楼的老板,也有人是上市公司的高管,为什么他们还要当一名网约车司机呢?

  我们跟三位北京网约车司机聊了聊,或许能解开你的一些疑惑。

  王瑞明 | 49岁

  “我们的制胜法宝就是司机乘客可以互选”

  “我开了一段时间网约车,啤酒肚都快没了”。这是老司机王瑞明现在常跟人撩起来的一句话。1987年下海经商,他从端铁饭碗变为卖饭(开酒楼)再到现在“有时候忙的不能饭点上吃饭”。但他却喜欢上现在的状态,“要不然就闲坏了”。

  王瑞明是2013年10月加入易到的,至今,他已累计行驶了67680公里,他经历过网约车市场上的补贴大战,听过不少同行为挣奖励连续几天不回家,困了车里睡的经历,直到现在网约车行业合法化,司机也逐渐走向职业化。

  “我其实真的没想过会走这条路”。2012年,他将经营了多年的几家酒楼承包给别人后,开始了“环游”生活。王瑞明说,大半年,他四处玩,从一个地方到另一个地方,“甚至有点漫无目的”。

  但很快,王瑞明因为总要担心孩子,“担心家里这个那个”,最关键的是,“发现这样也很无趣”。王瑞明觉得需要换种“活法”,正好有朋友跟他推荐了开网约车。

  “刚开始干,真的觉得很有趣”。打开APP,盯着不断弹出的订单信息,成了王瑞明的另一种频道状态。以至于让他在2016年的除夕当天,创下了11个接送机订单的记录,春运当月,接送机订单总量为210单。

  几个月过去后,王瑞明的抢单生活终于回归了理性。让家人和他自己欣喜的是,“我发现我吃饭也香了,啤酒肚也下去了,关键是家人都说我连脾气都变好了”。

  从餐饮到网约车,王瑞明未曾想到这个新行业会给他这样的变化,“大概真的是司机和乘客要在一个小空间里相对亲密的接触,情绪又会互相传递,我也更加注意服务态度了”。

  对于王瑞明来说,最让他欣慰的是平台为司机和乘客提供了一个更具信任感的使用形式——双选,“在那么多司机里,在那么些订单里,司机乘客就互相选中了,建立了最初的信任”。

  上个月,王瑞明用奥迪换下了他的老伙伴雪佛兰,“打算好好干干,百利无一害”。

  

 

  沈长青 | 49岁

  总在车里备两把伞的老司机

  “车里永远有两把伞,一把留给家人,一把留给客人”。

  这是老司机沈长青的服务“宣言”,也是他成为网约车司机后的行为准则。

  沈长青是2015年12月加入易到的,至今,他已经是开了16年车的老司机。在加入易到之前,他在一家国企公司开旅游巴士,也得益于此,在他一开始开网约车,就培养了这样的习惯。至今,他的车内都备着咖啡,饮用水以及零食等。

  2015年单位归属变更时,他被调往公交公司,但因为不喜欢这种“掐班掐点”的工作,沈长青办理了待岗,但老东家给他缴纳了五险一金,还有足够让他生活的薪资。

  “但不能闲着没事干”。沈长青便加入了彼时补贴大战之外的易到。沈长青说,他并不为挣钱生存,所以,在加入彼时正在进行补贴大战的滴滴一段时间后,离开了。

  而吸引他加入易到是因为“它的品质和口碑”。在老司机的熟人圈里,他得知了易到的“高素质司机,高素质乘客”。而且,他还记得创始人周航关于网约车“共享经济”以及“平权运动”的说法。

  之后,一系列公益活动,也让沈长青深切感受到了个人在“社会价值”实现上的作用。在易到,他先后参加了易到组织的“高考专车”、“爱心专车”、“圣诞专车”等一系列活动。

  一年多,沈长青接送单的里程已经达到28896公里,沈长青说,在他“不多不少”的跑单成绩之外,他也挣得了一份不低的收入,最关键的是,这份职业可以让他更多与人相处的机会,甚至通过一把雨伞,也能感受到人与人之间的信任和感情。

  沈长青说,过两天他预约考网约车驾驶资格证的成绩就要出了,“持岗上证后,我可以一直跑下去了”。

  荣洋 | 36岁

  一个IT工程师的“全职”网约生活模式

  

 

  荣洋(左一),参加易到“呼叫圣诞礼物”专车活动。

  去年5月起,荣洋有了两份全职工作,一边在一家上市IT公司负责项目,一边开网约车。

  荣洋并没有牺牲休息时间开网约车,因为他负责的业务与欧美区有时差,而且,作为项目负责人,他并不需要执行,“每天工作两三个小时,剩下的时间总得做点事,开网约车正好。”

  其实,最初,荣洋先加入的是优步。但初次体验并不好,“本来想顺路接一单回家,但被强行指派了,结束订单后,准备回家,又被强行指派了,而且跟回家的方向完全反着。硬着头皮拉,结果才结束订单,又被强行指派了一单”。

  第三单结束后,荣洋当机立断结束听单选择回家。此后,“再也没用过这个APP”。之后,他又试了滴滴,却发现连着几单,乘客素质堪忧,“小年轻违规指挥我停车不行,还拍车窗”。一个星期后,荣洋也停用了滴滴。

  “总得找点事做”,荣洋又把所有的平台拿出来对比了一下,包括携程、去哪儿,最后,他选择了可以司乘双选的易到。

  在经济车型去跑了4个月后,荣洋发现易到的双选可以让司机和乘客互相多一点信任,而且,乘客素质也跟先前传出来的口碑一样。最关键的是,易到几乎每一个订单都很有质量,“大单多,而且乘客差评投诉的可能性很低,也没有那么忙”。

  之后,荣洋很快申请加入了星车队,成了豪华车队的队长,“成为易到最年轻的车队长”。

  开网约车10个月来,荣洋说他最大的感受就是乘客爱落东西。“到现在,我一共捡了20多个手机,5个包”,时间允许,荣洋都会赶去送给乘客。有一次,他还为一位日本乘客送护照和钱包,“得亏的日语好”。

  你大概猜不到,这位工程师,总共会四五种外语,同行评价他说,“他根本就是来跟我们抢饭碗的”。

  不过,荣洋喜欢开车,年前,他换了新奥迪,年后又考了网约车驾驶资格证,“准备打持久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