实名举报新彝助学中心刘克训非法募捐善款,并且善款去向成迷 - 家装 - 中国资讯网
设为首页 新闻供稿:zxcnnvip@163.com

实名举报新彝助学中心刘克训非法募捐善款,并且善款去向成迷

2016-08-09 14:07:22 来源:中国资讯网

我们22人现在实名举报大连市海关公务员刘克训违法事实内容如下:

我们22为刘克训组织的所谓新彝族助学中心义工爱心资助人,我们联合诸多亲友建立三个公益群共五百多人资助刘克训的孤儿,共资助孩子150多名,捐助校舍四间,物资累计价值五十万以上。后发现刘克训没有所谓的协会,也不公布账目,捐赠过去的新衣服及文具类,不是给予答复丢失就是说堆积在库房,反正没有见到孩子使用,这是我们引起我们怀疑这个打着海关旗号的公务员有问题的第一次事件。后来在从去年10月要求刘克训公布善款至今,没有得到答复。并且遭到刘克训的各种诽谤,还扬言海关是靠山。这些都是题外话,我,我们22名义工代表500多名亲友及诸多爱心人士实名举报刘克训:

1. 以助学名义非法募集善款几百万元之巨,并拒不公布善款收支明细。

2013年1月25日刘克训公开募款时的承诺“我们在开始募款的同时,已经搭建起了100%透明财务平台,我们将每天公布进帐到的每一笔捐款,并且公布每一笔支出的钱款。敬请大家监督。”2015年底再次公开承诺要在2016年1月公开账目,至今未公布善款收支明细。

2. 将募得的善款转入自已名下多张银行卡,且钱款用途去向不明。

刘克训于2015年2月宣布更换掉卡号为6227000784100077777的建行募款账号,换为其父名下账号。但是其个人空间并未做账号修改,仍有资助款。他在2015年5月27日、8月15日、11月17日、11月26日、12月8日从两个对外公开的募款账号转账160余万到此声明不公用的私人账号,同时有六个未公开的私人账号运作,在2015年4月9日至11月27日之间,曾27次向未公开的个人账户尾号为680686,512717,643234,915038,371176,985976等账户转移1000--50000不等的资金60余万元。

3. 隐瞒国家给予学生的助学生活补贴两年之久(2000元-3000元/年/学生),重复向社会大众募集助学生活款3000元或3600元/年/学生。

刘克训拒不向资助人公布学生一直享受政府补贴事项,在有人问及孩子营养午餐时,多次向资助人说政府一分钱没给,教育局、学校贪腐等借口回避。

4. 将未入学读书的孩子挂在网上,募集爱心人士的助学善款,并在发现孩子未入学后也未给予解释或退还善款,有欺诈行为。

5. 污蔑、诋毁资助人。在资助人(捐款人)多次要求请其兑现财务透明承诺时,不仅不履行承诺,还对资助人进行人身攻击,并两次通过网络公开发表污蔑。

请求中国海关纪委,大连海关纪委及大连公安,调查!相关执法部门请与我们联系:15607570587.

证据一,刘克训开始募集善款各种账号和承诺的声明,为他的QQ空间截图和其发布的募捐公众微信号。个人与其父亲的私人银行卡号与支付宝帐号

 

 

 

 

 

 

证据二:其转移善款到名下其他账号的善款证据,还有把指定资助孩子一日三餐的费用并没有用于孩子吃饭,而是用在支付宝的余额宝购买基金。

 

 

 

 

证据三:拒绝公布善款总额和明细证据。

 

 

掩人耳目岂能一手遮天 暗箱操作难逃国法追究

大连市海关公务员刘克训非法募捐真相终大白于天下

堂堂国家海关公务员,头戴庄严海关帽,肩扛神圣徽章,(顶着“校家工程”创始人的头衔)却做着为世人所不齿的龌龊勾当——大连海关公务员刘克训暗箱操作非法募捐善款,一手遮天诬蔑政府诽谤他人的罪恶行径终将曝光于朗朗乾坤之下。在全国上下“依法治国”、“打虎灭蝇”渐成气候之际,诸如刘克训之流害群之马已如秋后蚂蚱。

空手套白狼,非法募捐三年之久。一向善玩“空手套白狼”的刘克训此次竟将行骗魔爪伸向了善良的人们。三年来,刘克训协会是没有注册的,对大众是欺骗的,而且之前对外公布了“关助大凉山”、“新彝助学”两个协会名字,直到最近才说没有注册。如此,在没有取得国家有关部门认可的情况下,刘克训打着帮助弱势孤儿的旗号,四处非法募捐,招摇行骗筹集到大量资金。

暗箱操作,三年募捐善款收支成疑。在以“救助孩子”的名义进行三年非法募捐之后,刘克训从未以任何方式,任何渠道向世人公布善款收入总额。对于善款开支明细,更是无人知晓。刘克训几次声称,将善款全部用于孩子学习及日常所需上。然而,经调查真正用于孩子们的款项实在少之又少。刘克训多次承诺的做天底下最透明的财务也只是空谈。

高举善良仁义之旗,为党纪国法抹黑。刘克训在鼓吹自己救助山区贫困儿童光荣事迹同时,拒不告知全国各地的爱心人士孩子们同时享有政府补贴的事实,多次宣称“没看到政府的一分钱”,“教育局、学校腐败”等不利于政府、社会的言论,这种“阴阳人”两面派的龌龊行径必将受到国法的严惩。

“大善人”面对财务问题,侮辱诽谤现原形。更让人大跌眼镜的是,在资助人质问其善款去向时,得到的不是诚恳的回复和解释,而是刘克训无休止的谩骂和指责,甚至公然污蔑诽谤,其扬言,“善款是我筹集到的,老子说了算,别人无权干涉善款去向。”、“我家房产两位数”。如此猖狂之言让人实在不敢相信竟出自一位爱心救助山区孤儿的“大善人”之口。

作为大连市海关公务员,刘克训原本应该恪尽职守把好祖国海关大门为民造福。然而,身为执法人员的他,却绞尽脑汁,采取种种涉嫌违法手段,通过非法募捐等途径筹得巨额财产据为己有,这种无视党纪国法,令人不齿的行径究竟能猖狂到几时?老百姓疾呼,执法部门应尽快高举利刃,将这些苍蝇蚊虫灭除干净,还社会一个明亮环境,给百姓一个满意交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