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新闻供稿:zxcnnvip@163.com

人社部将扩大全民参保试点 落马官员高尔夫球场生意经

2016-05-28 18:14:59 来源:中国资讯网

人社部:全民参保登记试点今年扩至50%地区

  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23日发布消息称,经各省(自治区、直辖市)申报,现确定天津市等27个省(自治区、直辖市)及新疆生产建设兵团为全民参保登记计划扩大试点地区。

  今年确定的扩大试点范围涉及的27个省、市、自治区和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具体包括天津市、河北省、辽宁省、吉林省、福建省、山东省、河南省、广东省、海南省、湖南省、重庆市、云南省、陕西省、新疆、新疆生产建设兵团等15个地区的全境范围,以及山西省、内蒙古、黑龙江省、江苏省、江西省、湖北省、广西省、四川省、甘肃省、贵州省、西藏自治区、青海省等12个地区的部分市县。

  早在2014年,人社部就宣布,自2014年到2017年在全国范围内实施“全民参保登记计划”,计划指出,在城镇中以微小企业、灵活就业人员为重点扩大参保覆盖面;在农村以在城乡之间流动就业和居住农民为重点,鼓励持续参保;同时,实施工伤保险扩面专项行动,继续强力推荐建筑施工、矿山等高风险企业参保。

  为贯彻落实《人力资源社会保障部关于实施“全民参保登记计划”的通知》精神,今年工作将以中小微企业就业人员和各类灵活就业人员为重点工作对相关,扩大社保覆盖面,保证各类人员参保不断档。按照人社部确立的“全民参保登记”目标,2020年我国将实现社会保险全覆盖。

  2016年底前,所有试点地区要完成已参保人群的数据比对和清理工作;明确需要开展入户调查的重点人群,拟定入户方案,力争基本完成辖区内全部目标人群的登记工作,为全面实施创造有利条件。

落马官员球场“生意经”:开发商故意输球送钱

  5月23日报道,香港《南华早报》网站5月22日发表题为《50多个高尔夫球场感受到反腐的冲击》的报道称,自从中国共产党约束党员打高尔夫球以来,已有60多个球场被当局关闭。

  高尔夫球赛权威人士戴耀宗说, “政府不再鼓励高尔夫球运动,对于所有关注高尔夫球的人来说,现在是一个具有挑战性的时刻。”

  2014年7月前后,国家发改委、国土资源部等中央11个部委联合下发《关于落实高尔夫球场清理整治措施的通知》,要求全国各地高尔夫球场按照取缔、退出、撤销、整改四类要求进行处理。

  党纪里没有明令禁止党员干部打高球的条款,《中国共产党纪律处分条例》规定,接受 可能影响公正执行公务的健身、娱乐等活动安排,或者违反有关规定取得、持有、实际使用运动健身卡、会所和俱乐部会员卡、高尔夫球卡等各种消费卡,属于违纪 行为。

  违纪的前提,是接受别人的安排打球,以及违规持有、实际使用高尔夫球卡。

  深读梳理一些落马官员的案例发现,有的官员把打高尔夫球看成一种“身份”的象征,更有人把高尔夫会所当成政商勾兑的“密室”。

  “好多生意都是在打球过程谈成”

  高尔夫会所的高门槛和私密性,使其成为一些官员和商人进行政商勾兑的“密室”。一位精于高尔夫球运动的企业老板也透露了他的生意秘诀,“请领导吃饭不如请领导打球,不打不相识,一挥杆,一个关系就建立起来了,好多生意都是在打球过程谈成的。”

  2014年7月,中纪委官网《反腐三人谈:反腐败必纠‘四风’》中提到,海南原省委常委、副省长谭力被中纪委调查之前还在外省,由私营企业的老板陪同打高尔夫球。

  2014年9月,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环境与资源保护委员会副主任委员白恩培涉嫌严重违纪违法,被中央免去领导职务。在担任环境与资源保护委员会副主任前,其曾主政云南10年。

  92岁的原民盟云南省委秘书长、原云南省政协副主席杨维骏,后来对媒体透露了白恩培的云南往事:白恩培爱打高尔夫球,每周要打3次打高尔夫球,而且一般是跟商人打球。

  “打高尔夫球是赌钱的,哪个开发商要送钱给他,那么就打高尔夫球,故意输给他,变相贿赂……打一个球几万元,据称某开发商就是通过这种方式打高尔夫球,输球给他,然后就得到了新的省委大院新办公大楼的开发权。”杨维骏说。

  人大副主任:办一张卡花185万

  2013年12月,深圳市南山区人大常委会原副主任韩江在深圳市中级法院受审。

  据查,韩江从南山区委到蛇口街道办事处任职后,认识了蛇口湾厦实业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莫某华及其子莫某超,对该公司开发的多个房地产工程项目都给予了关照。

  2009年,韩江向莫某超提及:想办一个观澜湖高尔夫球会的会员证。莫某超心领神会,立即打电话约韩江在深圳湾体育馆旁边会面,送给韩200万元现金。

  随后,韩江来到观澜湖高尔夫球会,花185万为自己办了“黑金钻石会员卡”。

  因收受贿赂逾600万元,韩江一审被法院判处有期徒刑12年,并处没收个人财产人民币20万元。

  据报道,韩江生活很简朴,就是很喜欢打高尔夫球,大部分精力都投入其中。

  高尔夫球会员卡 成行贿利器

  近年来,随着国家打击腐败犯罪力度的加大,官员在办公室、公众场所直接收受钱财或银行转账等“传统”贪污受贿形式逐渐被规避,而门槛高、安保严甚至不对外开放的各类会所成为部分官员青睐的场所,“会员卡”也成为不少行贿者的“利器”。

  深读注意到,2011年7月,湖南省长沙市规划局原副局长顾湘陵因涉嫌受贿被捕。相关资料显示,顾湘陵涉嫌受贿罪和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的犯罪总金额达到了7000余万元。

  其受贿金额中有30多万元,都是多次在高尔夫球场上完成的。

  据知情人士介绍,顾湘陵有6个情人,平日特别迷恋打高尔夫球,基本上全国的高尔夫球场,都出现过他的身影。长沙房产开发商郭某就先后陪同顾湘陵分别到昆明、珠海、桂林等地打高尔夫。

  “特别迷恋打高尔夫球的顾湘陵甚至把球场搬到自家门口来,他还为此出谋划策。”相关知情人士说。

  据媒体报道,北京某知名高尔夫球俱乐部工作人员称,以个人名义办理会员卡需要交纳65万元的入会费,若以公司名义则需148万元。办理会员卡后享受终身待遇,每次打球只要280元,而且绝对不会对外泄露身份。

  “打高尔夫是领导该有的派头”

  2015年6月,四川省成都市纪委发布消息,成都市住房公积金管理中心原党组书记、主任胡旭光严重违纪并涉嫌犯罪被开除党籍,并移送司法机关依法处理。

  巡察组在查阅该公积金中心的机关账目时,发现几乎每个月都有一笔大额报销,每次报销的数额均在3万元以上,名目可谓是五花八门,有招待费、会议费、培训费,等等。

  通过对原始单据的核查,巡察组又发现了几处疑点。比如,会议报销无会议通知、无签到名册;餐饮报销无事由、无人员;预付定点餐饮单位餐费直接列入事业支出,等等。另外,票据中竟然还有成都多处高尔夫球场、海南清水湾高尔夫球场等地的消费发票。

  更为异常的是,这些大额开支报账人同属一个人,而此人正是胡旭光的司机。

  落马官员胡旭光

  落马官员胡旭光

  巡察组接连查阅了过去几年的账目,“十八大之前,报销金额更大,票据更为混乱。中央八项规定出台之后看似规范了一些,但依然照报不误。”经过进一步细致的工作,巡察组了解到,这些账目都是胡旭光本人出入高档会所和酒店、打高尔夫球的费用,由其司机巧立名目代为报销。

  很快,巡察组就掌握了胡旭光在中央八项规定出台后仍用公款打高尔夫球、出入高档会所消费、超标准宴请,以及利用手中权力为家人谋求不正当利益等问题线索。

  胡旭光被立案调查之后忏悔道,自己并没有意识到“四风”问题对党的肌体的严重破坏性,反而认为“打高尔夫球、出入高档会所等是领导干部该有的派头、应有的待遇”。

  他还认为,自己在外面吃喝玩乐,其实也是作为单位一把手在外面的公关交际,亦公亦私很难区分,花点公家的钱也是应该的。

  经查,胡旭光在担任成都住房公积金管理中心党组书记、主任期间,利用职权和职务影响力,违规参与经商办企业,获利100余万元;利用职权为其妻谋利数百万元;利用职务之便,收受他人财物折合人民币300余万元;违反社会主义道德与多名女性保持不正当两性关系。

  把打遍世界高尔夫球场当人生目标

  2013年11月,41岁的邓卡被广东省直纪工委立案查处。经查,2003年至2013年间,邓卡利用职务便利收受贿赂合计人民币242万元,行贿折合人民币27.9万元。

  2014年12月海珠区人民检察院以滥用职权罪、受贿罪和行贿罪对邓卡提起公诉。

  私人老板庄某某在黄埔区投资建设某仓储公司,邓卡出面帮忙打点关系及办理报建等手续,获得了庄某某给予的仓储公司干股。

  2010年12月,邓卡晋升省海防与打私办法制监督处处长后,利用职务便利,帮助他人调动工作,从中收受贿赂人民币20万元、港币4.5万元;

  此外,收受社会人员和下属单位送给“红包”、礼金累计达人民币100多万元。

  仕途上的一帆风顺让邓卡笃信自己总结的“政治经济学”。在八小时之外,耳濡目染中不自觉地接受所谓的“高尔夫生活”:休闲、娱乐、享受。

  邓卡的生活交际圈子,不是高尔夫球友,就是麻将“赌友”,他甚至将打遍全世界高尔夫球场当做人生的一大目标。他热衷于吃喝、出入高档消费场所,并与多名异性保持不正当两性关系。

  高尔夫球场成了第二个办公室

  2015年10月,针对党员干部严重违纪违法的客观现实,以及一些党员干部依然不收敛、不收手,继续顶风违纪的情况,北京市纪委向全市党组织推送《北京市正风肃纪教育片选集》,其中提到,北京大兴区人大原副主任李学元,高尔夫球场几乎成了他的第二个办公室。

  尽管区里三令五申, 禁止领导干部打高尔夫球,可李学元却把这些禁令抛在脑后,球瘾越来越大,球场上的筹码也是与日俱增,从一杆20元到50元再到300元,李学元一步步滑向堕落的深渊。

  2013年6月,李学元以受贿罪被判处无期徒刑。

  2014年7月前后,国家发改委、国土资源部等中央11个部委联合下发《关于落实高尔夫球场清理整治措施的通知》。

  该文件明确,全国各地高尔夫球场按照取缔、退出、撤销、整改四类要求进行处理。

  取缔类球场必须在2014年12月31日结束,退出和整改工作则都必须在2015年6月30日前完成。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副主任接受媒体采访时称,国内高尔夫球场搞得太多,土地利用效率太低,与我国土地政策强调18亿亩耕地红线、坚决制止土地使用浪费的基调相悖。

  《人民日报》刊发文章称,从2004年起,国家不下十数次发文禁止新建高尔夫球场,与此形成对照,国内高尔夫球场却从当时的约170家发展到近年来的600余家,其中经正规审批通过的高尔夫球场寥寥无几。

  深读注意到,随着中央出台八项规定,公开出入高尔夫球场等高档消费场所的官员已大为减少。对那些违规建设、应当取缔却未取缔的高尔夫球场,有必要深入查找原因。只有走出“高尔腐”,高尔夫球运动在国内才有健康的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