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新闻供稿:zxcnnvip@163.com

30村民多次冒险举报 河北村官马义军何以安然无恙?

2015-10-09 11:34:51 来源:消费日报网

  私吞上级民政部门下拨的蔬菜大棚补助款2.7万元;水利局为村里建水网机井房19个,虚报30个;村民胡泽恩到村委会理论,村支书纠集20多人对其围殴……日前,记者收到了河北省正定县西咬村村民马金学、马利华、王喜花等30联名签署的举报信,实名举报该村村支部书记马义军。为了核实情况,记者进行了实地采访。

  

1.jpg

 

  由于马义军在村里安装了监控器,很多村民对记者的采访有所顾忌。图为河北省正定县西咬村

  带血的举报:30村名为何敢和马义军死磕?

  今年9月23日,村民马金学、马利华、陈老巴、王喜花等人与30多个村民到北京国家信访局举报本村党支部书记马义军虚报私吞、克扣、截留涉农资金以及陷害、打击报复“不听话”村民的恶霸行为。为控制事态发展,马义军不知采取了怎样的手段,上述4人至今还关押在正定县看守所……

  一份由村民签字画押的书面材料详细记录了马义军就任村委书记6年来的重要贪腐事件10余条:包括挪用公款买选票、虚列账目重复报销同一项目支出、截留上级单位给村民的补助款、挪用国家专项资金、强行扣留外地来村办事人员并罚款等。

  

1.jpg

 

  左至右依次为:陈老巴、马利华、马金

  具体举报内容有:

  1、2009年冬,私吞上级民政部门给本村村民的蔬菜大棚补助款2.7万元。

  2、2010—2011年国家修建京石高铁期间,盗窃钢材10余吨。

  3、2011年,水利局修西咬村水网机井房19个,马义军虚报30个,骗取上级财政拨款。

  4、2012年,挪用公款买选票再次当选后,造假账以施工用工为名报账4.5万元。

  5、2012年,在铺田间路时私开水泥发票4万元,而实际并未用过一袋水泥,使用的是国家修高速公路遗留下来的沥青废料;他还将便宜的沥青废料以高出实际一倍的价格开设假发票再次报销;他为伪造假用工账目而虚列的承包人是其亲戚马贞勇,而马贞勇从未从事过此项工作。

  6、2012年,在正定县瑞天购物超市购买2万元购物卡并开具打印纸发票,而至今西咬村既没有打印机,2万元购物卡也不知去向。

  7、2012年10月,无故扣押外地施工队车辆,并罚车主8.1万元,其中5万元入村委账,3.1万元装进自己腰包。

  8、2013年,贪污林业局发放给村民的植树补贴款。

  近年来,正定县交通局等单位先后给西咬村免费修路、建立卫生所等,马义军虚列账目,多次报销根本就不存在的项目支出。在做假用工账目时,很明显能够看出都是一个人按的手印。私分上级单位发放的计划生育奖金12.6万元,挪用国家专项资金60万元等……

  猖狂的迫害:公安厅长督办的案子何以不了了之?

  “我早晚弄死胡泽恩全家”,马义军在村民大会等一些公开场合多次放狠话,要弄死一个三年来与他“作对”的“硬茬”。

  2013年4月,马义军强占村民胡泽恩家宅基地,胡泽恩找他理论,马便命人用挖掘机将宅基地挖坑,并毁掉种植的树木和蔬菜。一个月后,胡泽恩因车祸住院治疗,而医疗报销需村委书记签字,她先后为报销医药费找了马义军及镇领导 20多次,但都在马义军的干涉下,未能报销。

  5月30日,当胡泽恩再次找到马义军时,他先把报销单撕碎,并扯着胡泽恩的衣服说:“小娘们,你跟了我,我什么事情都能给你解决”。胡泽恩不从,便被马义军扇了耳光。他还嚷到:“我打你了,有本事你打110抓我”。胡泽恩当即打了110报警,马义军迅速开车逃离。而接警到现场的镇派出所副所长何志广却劝胡泽恩不要再闹了,胳膊拧不过大腿。

  5月31日,胡泽恩在家人的陪同下,再次到村委会找马义军理论,却被马义军及其团伙20余人围住殴打。她被马义军从一米多高的台阶上踹下,致使右手无名指粉碎性骨折、胯骨错位、大小便失禁、轻微脑震荡。其婆婆手背被重拳击打后20多天,依然清淤肿胀。当天下午,胡泽恩住院治疗,而马义军又授意医院不给她治疗,并让她转院。

  从此,胡泽恩走上了状告马义军的道路。但是,尽管她的官司从县里一直打到省里,始终得不到结果。在正定县公安局,黄学军局长告诉她:马义军是县人大代表,只要县人大批准,我们就逮捕;到县人大追问,县人大说没接到公安局的书面报告;到市公安局,又把案子压到县里;最后,胡泽恩在河北省公安厅见到了董茂生厅长,董厅长安排公安厅治安处政委刘赵丰专门来督办此案,似乎有转机的案子,最后还是不了了之。

  两年多来,马义军还多次利用关系,致使胡泽恩及家属马小虎丢失工作,至今当地许多单位仍然不敢安排胡泽恩工作。马义军故意指示施工队将胡泽恩家门前的路弄的低洼不平,致使其家门前 20多米的道路上夏天积水发出恶臭,蚊蝇铺天盖地,冬天会结十几公分厚的冰。更有甚者,马义军挨家走访其他村民,要求他们与胡泽恩家断绝来往。

  无奈的申诉:有关部门何时可还西咬一片青天!

  

1.jpg

 

  

1.jpg

 

  西咬村村民实名举报马义军

  村民告诉记者,为了监督村民的一举一动,防止村民搞串联拉关系,马义军在村各路口都安上了监控。他还豢养了20多人,充当打手、对村里重点“不听话”村民进行监控,而许多村民为了能及时防止马义军对他们的迫害,自己也安装了监控。

  记者还了解到,在变本加厉迫害村民的同时,另一方面,他还大肆为自己家人谋取利益。马义军本人多占本村宅基地1.5亩,而正常的宅基地为0.3亩;另外,他在本村小学附近占用十几亩土地违章放置加油罐、私设停车场为过往车辆加油停车,存在极大的安全隐患。其弟马义学占用土地 2.5亩,违建养鸡场,且使用土地20年未向村委会缴纳过承包费。

  在村民多次上访申诉过程中,经常能够听到上级领导表扬马义军是有魄力、有能力的好干部;而在村民眼里,他却成了骑在村民头上的乡匪村霸,反差之大,令人深思!至今,在西咬村村民口中,还传播着这样一条顺口溜:“吃垮大乡,吃白庄,吃光白庄,吃家乡。以前欺压百姓的是地主,现在欺压百姓的是西咬村支书。”

  为何马义军贪污腐败的事件,村民多次联名到县、市、省各级单位申诉,得到的答复始终是“正在侦查”、“还要补充侦查”、“现在还没有结果”、“无可奉告”、“正在开会”这样推诿的说辞?一个基层的村支书竟然能够只手遮天,让马义军胆大妄为、飞扬跋扈、祸害百姓的本钱究竟是什么?的确值得思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