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新闻供稿:[email protected]

辽宁省阜新市 受“高考舞弊”干扰 “文科状元”前途堪忧

2015-05-31 21:58:15 来源:中国资讯网

辽宁省阜新市 受“高考舞弊”干扰 “文科状元”前途堪忧

  2014年辽宁省阜新市“文科高考状元”王力(化名)经过1年的“疗伤”,对去年高考的遭遇“选择性忘记,不想再提了”。

  一心想进入北京大学的王力,理想的破灭让她感觉“很失败很失败,不仅高中失败,大学更失败”。

  “孩子被毁了,是因为2014年高考阜新市实验中学考点文科9考场的舞弊事件,严重影响了孩子的高考成绩,导致女儿的‘北大梦’破灭。”王力的母亲丁丽辉痛心疾首。

  如今,身为阜新市彰武县教师进修学校教师的丁丽辉日日奔波在举报上访的路上;王力的父亲王立军,阜新市彰武车站公安派出所一名警察,因“身为一名警察却保护不了女儿”而懊恼不已,一年时间,头发花白。

  高考考场噩梦

  高考前的王力,是阜新市实验中学12班学生,学习成绩优异,历次考试,稳坐文科考试第一把交椅,且总是把第二名远远地甩在后面,最多的时候分数可以高出第二名90分,最低也会领先第二名三四十分。阜新市实验中学校领导对王力取得2014年“文科高考状元”充满期待,且认为只要王力正常发挥,“文科高考状元”非她莫属。

  也正是王力优异的成绩,让“各路人马”在高考前几日蠢蠢欲动。“从6月1日开始,我就陆续接到好几个陌生电话,称他家孩子和王力在一个考场,希望得到王力的关照。但都被我断然拒绝。”丁丽辉回忆。

  2014年6月4日,“阜新市实验中学历史老师高贵贤给我来电话,声称高考两天学校派她保护王力。”丁丽辉还挺高兴,因为高贵贤和她是高中同学。“有老同学保护王力,我放心不少。”

  高考前一天的6月6日,王力的班主任给丁丽辉来电话,告诉她学校派高贵贤的妹妹(同为实验中学老师)在高考时专门保护王力。“我赶紧又联系高贵贤,她告诉我,她妹妹生病了,到时候肯定是她去保护王力。”

  2014年高考如期而至。

  6月7日下午的数学考完后,王力很沮丧地对父母说:“考试的时候,监考老师一直站在我跟前,还总盯着我的试卷,在我附近来回走动,明天考试如果还这样怎么办啊?文综的选择题更多。”丁丽辉致电高贵贤,“今天数学已经有动作了,明天的文综无论如何不能再让孩子受干扰。”文科的成败就在于300分的文综一科。

  6月8日,王力去考场的路上,一直跟父母念叨,“担心试卷因雷同而作废”。丁丽辉安慰女儿并嘱咐“遮挡几道题,只要不完全一样,就不能认定是雷同”。之后,给高贵贤发送了一条短信:“孩子已经进考场了,有点紧张,担心雷同。你再告诉她一声让她适当遮盖。”然后丁丽辉夫妇就离开了考点。

  当日9时,高贵贤从考点打来电话质问丁丽辉:“怎么能嘱咐王力遮盖试卷。不仅文综得让人家抄,下午的英语还得让人家抄。”这次通话,高贵贤透露,刚才海州区的一个监察把王力截住,称她的侄子跟王力在一个考场而且坐在王力前面,监察已经跟王力打招呼了,让她别遮盖。(后丁丽辉得知,该监察就是阜新市海州区教育局托幼办公室主任刘源)

  文综考试后,王力告诉父母,“考试过程中,前面的男生频频回头,监考老师根本不管,他一直盯我的试卷,还给我前面的男生送了纸条,压在他卷子下面。我估计所有的选择题那个男生都抄去了,因为在交卷之前,他回头问我第19题到底选啥。这道题我是最后涂卡的。”

  还有让王力记忆深刻的一幕:文综考试前,高贵贤把王力带到卫生间,再次强调:“那个监察的侄儿是咱们学校11班的,艺术类,学习啥也不是,你就让他抄吧,你就是都让他抄,他也超不过你,我都跟他们说好了,只要你让他抄,他就不会干扰你,你要不让他抄,他该干扰你了。”

  英语考试前,丁丽辉给阜新市教育局党委副书记、副局长包峰打电话,将王力在考场的遭遇一五一十地讲给包峰,要求加强英语科的考场纪律,英语科考试才得以顺利完成。

  “高考考场座位应该是随机安排,而刘宁有两科考试都挨着王力,且是选择题最多的两科,这是巧合吗?不能不让人联想到,有一个链条在运作这场‘高考舞弊’。”丁丽辉潸然泪下。

  最终,王力高考成绩为627分,其中文综仅226分。尽管如此,王力依然以1分之先成为阜新市“文科高考状元”。众人都羡慕不已,但王力的心痛只有父母明白。“孩子一心想去北大,可明摆着没戏了,以21分之差无缘北大。孩子拒绝报志愿,得知分数后哭了一宿。”丁丽辉的讲述中始终痛哭流涕。

  刘宁被天津一所艺术院校录取。

  王力终被浙江一所高校录取,但并未能够选择一个理想的专业。

  丁丽辉决定,给女儿讨个说法。

  实名举报路漫漫

  其实,丁丽辉的举报开始于高考结束后的6月9日,她首先向阜新市教育局投诉,希望教育局能公平、公正、严肃处理此事,给考生一个满意的答复。

  在丁丽辉一再催促下,6月18日,教育局给丁丽辉送达了调查结果。“阜新市教育局给出的答复令我们非常失望:1.刘源否认文综合考试前在走廊对我女儿说的那些话,教育局无法核实。2.刘源的亲侄高考,她没有回避,并担任该楼层的监察,这是工作安排,并非蓄意安排。3.监控录像没发现任何问题。举报人无权查看监控。”

  丁丽辉的举报始终未曾停止。

  6月24日,丁丽辉把刘源的亲哥、作弊考生刘宁的父亲刘伟(阜新教育局函授站副站长)的电话录音交给了教育局,录音里承认刘源找过王力。6月26日,在丁丽辉到辽宁省招办举报之后,阜新市教育局通知丁可以看监控。7月1日,丁丽辉夫妇终于看到考场监控。数学、文综两科发现明显违纪行为。7月7日,阜新市副市长姚文广、纪检委书记唐立会见丁丽辉,表示将彻查此事,还原真相,依法依规,严肃处理。7月14日,姚市长再次召见,希望丁耐心等待,并表示刘宁违纪行为若成立,会取消其入学资格。

  7月15日,某老师领刘伟夫妻及刘源来到彰武,向丁丽辉夫妇及孩子道歉并请求放过刘宁。“我们在领导、朋友、同事等劝说下,征求王力的意见,王力同意原谅刘宁,但不原谅两位监考教师。”对方临走时要给王力留钱,丁丽辉夫妇拒绝接受。7月17日,他们一行再次来彰武,再三恳求丁丽辉出具原谅刘宁的证明,并自愿给王力留20万元,作为复读费用或补偿,并留下字据称“因考场因素影响王力正常发挥,我自愿补偿复读期间费用贰拾万元整”。

  7月18日,刘伟在与丁丽辉的电话中承认文综、数学监考老师给刘宁传条,并请求丁丽辉放过那两个监考老师。但丁丽辉完全不能接受对这两位监考老师做出无过错的结论。

  7月24日,包峰和纪检书记刘跃军来到彰武教师进修学校,承诺给丁丽辉一年假陪读并保证工资照常发放,若王力复读,保证明年考场安全。

  经过长久的奔波,丁丽辉终于明白自己最初无比信任的老同学高贵贤完全充当了此次高考舞弊事件的“帮凶”,她悲痛欲绝。“高考结束后,为了表达保护王力的谢意,我们两口子还给她送去2000元钱。”丁丽辉每每想到被老同学欺骗愚弄就“恨得咬牙,睡不着觉”。

  让丁丽辉夫妇不能接受的是,第二次他们再看考场监控时,之前看到的“明显违纪行为”不复存在。

  王力在整日整夜的煎熬中,收到了录取通知书,更是以泪洗面。

  昔日“状元”今安在

  2014年8月30日,父母送王力到学校报到,王力抵达杭州后拒绝办理入学手续,提出想要复读。“我们再次分析了利弊,如果明年还遭遇这样的事儿,考分连今年都不如那孩子怎么能承受得了。”最终王力说可以放弃复读,但也不念这所大学。“我们走投无路,只好和校方联系寻求帮助。”

  王力的辅导员和王力聊了两个多小时,辅导员告诉王力,“每年新生入学,都有不少像你这样的‘北大梦’‘清华梦’破灭心生抵触情绪而拒绝报到的同学,但人生路漫漫,谁也难以预料明天会发生什么……要不这样吧,你可以先在校学习两个月,如果两个月后你依然接受不了,那再回去复读。”

  如今,王力把所有的精力都用在转经济学院需要考试的几门课程上,她一心要转系换专业。

  丁丽辉夫妇充满了担忧,“能顺利转到经济学院,当然好,孩子也能顺利度过这4年的大学生活。可我们也担心万一考不过去,这又是一个打击。我们现在不求别的了,只想让她平平安安的就好。”

  孩子越打不开心结,丁丽辉就越憎恨教育系统的相关人员。从2015年1月份,她又开始持续不断“反映问题”。

  2015年4月2日,阜新市教育局给丁丽辉作出两份告知书,其中,《关于实验中学教师高贵贤2014年高考作弊问题调查情况告知书》中称:“调查组最终认定高贵贤伙同刘源作弊行为事实不清,证据不足,依据调查结果,局党委研究决定:1.高考期间,高贵贤身为高考工作人员,违反考务纪律,与学生家长多次通话,传递虚假信息,并造成不良社会影响,依据《国家教育考试违规处理办法》相关规定,给予高贵贤行政警告处分。2.高贵贤作为一名党员教师,接受您夫妇2000元礼金,其行为违反教育部《关于严禁教师违规收受学生及家长礼品礼金行为规定》,为此没收其所接受款额,按规定程序上缴。3.对无法核实的问题由局纪委登记备存。”

  另一份《关于2014年高考监考教师作弊问题申诉复核情况告知书》的结论为:通过对实验中学考点文科考场数学和文综学科考试录像进行反复回放、分析核实,调查组认为“数学学科监考教师王某(女),文综监考教师王某某(男)正常履行监考职责,您女儿王力考试过程中未受到两名监考老师的干扰,一直处于稳定答卷状态”。

  教育局:考场作弊说法并不成立

  4月30日,阜新市教育局纪检委书记刘跃军、党群工作部部长王永贵、纪检监察室主任李继常接受了记者的采访,逐一回答了记者的提问。

  刘跃军称,去年丁丽辉就来反映过这个事情,特别是今年春节后她又来反映,局党组特别重视,局党委书记、局长海景春亲自挂帅,专门成立了由党委副书记、副局长包峰、我、招考办主任王海新、办公室主任陶艳秋、监察室主任李继常为成员的6人调查组,我们组织相关人员对这个录像反复看了好几遍,任何事情都得以事实作为依据。由我们6个人一起集体看的,看完之后,感觉监考老师没有问题。把这个结果告知丁丽辉,但她始终不能相信。最后提出来说录像改动了,和她去年看到的不一样。所以我们也给丁丽辉建议过,你既然怀疑录像改了,可以走司法程序,找专业部门鉴定,如果鉴定出来谁改了,谁承担法律责任,现在我们教育局经过调查组的审核,认定两个监考老师没有问题。

  关于刘源和高贵贤的违纪问题,刘跃军称,刘源的问题是市纪委去年7月份立案调查,已对刘源作出处理决定,给个记过处分,免去幼教办主任职务,监察室主任李继常带丁丽辉去海州区看的处分决定原件。最后刘源承认她在走廊里拦过王力,所以给了她个记过处分、行政免职。

  对于“高贵贤保护王力”这一说法,刘跃军予以否认。

  关于“文综考试时监考老师在王力座位前停留46分钟、数学科考试停留36分钟是否违反监考纪律?为什么王力在哪里监考老师就站在哪里”的提问,刘跃军称,从考场监控看,文综考试,监考老师并不是始终站在王力的座位前。监考老师的监考位置,是三角形站立,不存在问题。

  丁丽辉一直反映的“走廊监控”问题,刘跃军称,省招办要求试卷到了地方之后要无缝对接,试卷从下车到考场全程必须都有监控。考完之后我们咨询了,考场录像保留了,省招办没有要求保留走廊录像。考试结束,走廊的录像就算结束了,不像考场的录像在考试结束后必须交给招办。

  丁丽辉手中掌握了大量与当事人对话的录音,“并没有全部交给教育局,因为我已经不相信他们了。”她期待有关部门真正彻查此事,“到时候我会全部交出去的,就是为了给孩子讨个说法,让责任人受到追究,让真相浮出水面。”丁丽辉说。来源:民主与法制时报